<output id="fdfff"></output>
<track id="fdfff"><strike id="fdfff"><ol id="fdfff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<p id="fdfff"><ruby id="fdfff"><mark id="fdfff"></mark></ruby></p>

      <track id="fdfff"></track>
      <track id="fdfff"><strike id="fdfff"><ol id="fdfff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<address id="fdfff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fdff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沱茶,記憶里的馬幫

            王宏宇 

              對于過去,斷斷續續的真實加上想象的東西,會成為對某一事件的全部印象和記憶。兒時的記憶像夢一 樣,有些東西甚至只是兒時的想象,時間久了,也能成為記憶。對外公馬幫的記憶就是這樣。我見過他的馬 幫。我到現在還能記得,那些在院里院外的馬匹,在外公的吆喝聲中,被趕馬人集結成隊,然后爬上村后的 山坡,蜿蜒而上,消失在我的視野里。若干天后又在我的視野里順著山破盤旋而下,回到我的記憶里來。但 我不知道他們去了哪里,我實在是太小了。對那些馬匹走過的地方,只能是想象中的一座又一座的山。對馬 幫旅途的想象也是我對馬幫記憶的重要組成部分。長大后,知道了一些東西,包括認識了茶馬古道。我想, 外公的馬幫肯定在古道上走過。 
              漫漫古道上走過的馬幫,歷經風霜雪夜,一路風塵回到家里,很快,馬幫在外公家的院子里分開了,消 散在兒時模糊的記憶里。隨馬幫回來的有一樣東西,很小,或像心形,或像碗狀,以其獨特的形式,隨馬幫 的歸來也留存在我的記憶里——下關沱茶。說起沱茶,曾經鐫刻在童年記憶的深處的茶香,也就彌漫開來。 馬幫和沱茶在那個交通不便的年代,就這樣自然而然地統一在我的記憶里。茶馬古道上的歌聲,馬蹄聲,豪 邁而深遂…… 
              小的時候,我是外公的尾巴。只要外公的馬幫歸來。我便形影不離地跟在外公旁邊。外公對我也是憐愛 至極的。馬幫歸來時的馬褡子里,除了一點家里的日常用品和外公鐘愛的沱茶外,更多的便是我的東西了。 其實,說只有外公鐘愛沱茶,并不完全正確,我也是鐘愛沱茶的。每到外公把那碗狀的茶敲碎或讓外婆用蒸 子蒸散后放到茶罐里的時候,我會早早地把外公的座椅和我的小凳子搬到火塘邊上。外公掛在火塘上方的小 茶壺里的水也會適時歡快地溢出來。外公就把小茶壺提下來放在火塘邊。茶罐放在火塘里火光最旺火炭邊。剛開始的時候外公只用火鏈子扒扒茶,到稍稍能聞到茶香的時候,外公就握住罐柄不停的在火邊上翻抖,直到茶香溢滿整間屋子,隨即把壺里的水趁熱倒進罐里。隨著哧啦啦的聲音和騰起的白霧,一會兒一切又歸于平靜。只等茶水再次從罐里溢出的時候,我便把小小的白瓷杯遞過去,外公就先給我盛上一小口,再去盛滿他稍大一點的瓷杯,趁熱輕輕品上一小口。我是每次剛開始都是不喝的,只是聞了又聞,直到我再也聞不到太多的香味。我再摻上一些白開水,把那口茶沖成淡淡的黃,喝下去,一滴也不剩。而外公還靠在火塘的墻 邊,細細的品,癡癡的想…… 
              沒有人知道外公在想些什么,也許是曾經,也許是未來,也許是人生一路的紛繁,也許是馬幫一路的艱辛,也許什么都沒想。茶,濃香也罷,清淡也好,都是能讓人細細品味的。沱茶是濃烈的,經過火的烘焙,它的香更濃烈了,沱茶就是以它的濃烈贏得趕馬漢子的青睞。在風餐露宿的趕馬途中,一罐濃烈的茶,能沖淡一路的疲乏。沱茶,以它的濃烈和著春雨洗去馬幫的塵埃與疲乏。趕馬漢子與沱茶的淵源便深了。 
              沱茶,在我童年的記憶里,好像與生俱來的一樣,我不記得是誰告訴過我,但我就知道那是沱茶了。我一直在聞沱茶的香,但我無法描述沱茶的香味。那飄然而出的香,用文字怎么說呢?我想了許久,終不能寫出來,所謂的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就是這樣的吧。你若真想體味,就去用心地泡上一壺細細品吧。直到長大,沒有了外公,外公瓦罐里的茶香依然縈繞在兒時的記憶里,不曾磨滅。 
              當年的馬幫,早已不在,疲憊的馬蹄踩踏出的泥濘和寂靜,在汽車笛聲輕揚而過的寬闊里,成為實實在在的過去。馬幫早已成了所有人的記憶。在余音裊裊,沱茶陳年飄香的季節里,永存的只剩下記憶。 

            (搞件來源:選自《沱茶天下-下關沱茶與滇西茶文化文選》)  編輯:若苓 

            欧美杂交大屁股hd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fdfff"></output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fdfff"><strike id="fdfff"><ol id="fdfff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  <p id="fdfff"><ruby id="fdfff"><mark id="fdfff"></mark></ruby></p>
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fdfff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fdfff"><strike id="fdfff"><ol id="fdfff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dff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dfff"></address>